颠覆艺术史的10大“拍案惊奇”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2 来源: 互联网 浏览量:84

当班克斯在拍场落槌的一刻

毁掉著名的《女孩与气球》之时

作为“史上首件拍卖现场创作的艺术

无疑开启了艺术史的全新篇章

如今,夺人眼球的艺术拍卖

依然在不断刷新着大众的认知


从1973年点燃当代艺术市场的导火索

到4亿美金天价成交的《救世主》

10场里程碑式的艺术拍卖

不仅点燃了艺术市场无尽的想象力

更永久改变了世界的游戏规则


1.1973年10月18日

纽约苏富比

1973年10月18日苏富比夜拍中,纽约收藏家罗伯特与史卡尔夫妇的50件藏品成为全场焦点。 

不仅因为它是首场以美国当代艺术为主的拍卖会,更意味着,抽象表现主义和波普艺术正式成为艺术市场的主角。


上世纪中叶,罗伯特与史卡尔夫妇投向抽象表现主义波普艺术收藏。


安迪•沃霍尔、贾斯培•琼斯、罗伯特•劳森伯格,利希滕斯坦、汤姆•威塞尔曼等如今的传奇人物,都是他们的重点收藏对象。



这对夫妇不仅是艺术家密友,更是其赞助人。当贾斯培•琼斯的作品在卡斯特里画廊无人问津之时,罗伯特和史卡尔便有预见性的人将其购买一空。


如今画作早已今非昔比,贾思培•琼斯的《Double White Map》1万美金购入,拍得24万美金,劳森伯格的《Thaw》900美金购入,拍得8.5万美金!

不可思议的升值速度引发轰动

艺术史学家Irving Sandler说

没有任何其它的拍卖能与之比拟

它拉开了疯狂的当代艺术市场序幕” 



2.1987年11月 

纽约苏富比

1987年10月纽约股票崩溃,市场一片低迷。不料其后不足个月,澳大利亚金融家艾伦•邦德居然豪掷5390万美金拍下梵高《鸢尾花》,当时艺术史上最昂贵的画作诞生。


它极度膨胀了人们对艺术市场,和此类高水准画作的信心和野心,更意味着艺术甚至可以抵御残酷的经济衰退。


然而戏剧性的是,两年后爆出,原来当时邦德是向苏富比借款购买的画作,甚至最终也没有付清款项,《鸢尾花》仍然滞留苏富比。


观察家将这次史上最著名的交易丑闻称为“操纵拍卖”,价格并不真实。然而令人遗憾的是,艺术市场已将此作为参照基准,一路扶摇直上。

三年后,洛杉矶盖蒂博物馆通过苏富比购买了该作,价格保密。由于邦德事件,苏富比随即收紧其借贷政策。 


3.1997年11月10日

纽约佳士得


1997年11月,在纽约佳士得举办的“甘兹夫妇藏品专场”拍卖会上,收藏的58件毕加索以来的西方现当代艺术品,一举斩获2.06亿美金天价,创下当时个人珍藏拍卖总成交额世界纪录!


曼哈顿的维克托、甘兹夫妇夫妇,凭借有限资源,用50余年的时间和不足200万美金的投入,收藏了跨越现代主义到当代艺术的代表作,创造了20世纪最为出色的私人珍藏系列。



甘兹夫妇被称为是“从未出错的现代艺术收藏家”,在拍卖史上创下回报率的传奇。二人藏购了毕加索的24幅画作、10幅素描、5座雕塑及上百幅版画,囊括了各时期代表作。


其中《阿尔及尔的女人“O”版》3190万美金,《梦》4800万美金!17件毕加索作品总成交额达1.65亿美金,而当时购买的花费仅约35万美金,460倍的高回报率在艺术市场堪称罕见。


1997年载入史册的专场拍卖,超过2.5万名观众参观了收藏。吸引了包括比尔•盖茨在内众多低调的各界名流。 



佳士得主席Christopher Burge表示:“甘兹夫妇的特别之处在于,藏品的构成如此严谨:只集中在少数艺术家,却十分深入,他们真正理解了每件收藏的艺术价值。”



这个戏剧性的成功,是收藏智慧和复杂营销结合的硕果。意味着在艺术的光环下,具有超凡眼光与投资理念的普通人,能创造举世瞩目的奇迹。


4.2004年5月5日

纽约苏富比

尽管纪录不断被刷新,但是当2004年5月苏富比拍卖会上,毕加索《拿烟斗的男孩》首次突破亿元大关,取得1.04亿成绩时,绝对是历史性的一刻



1950年,约翰•海伊和贝琪•库欣•惠特尼以3万美金,收藏了这件稀有的“玫瑰”时期杰作,50余年后来到拍场。


《手拿烟斗的男孩》被誉为“达·芬奇《蒙娜丽莎》似神秘,凡·高《加歇医生》般忧郁的唯美之作”。随着毕加索名声鹊起,这幅画在巴黎几经转手。



在此之前,最贵的拍品是梵高1890年的《嘉歇医生》,1990年,日本富豪在佳士得以8250万美金拍得,之后画作和买家同时消失在公众视野。 



5.2008年9月15日

伦敦苏富比

2008年9月达明安•赫斯特美永驻我心间”拍卖会,200余件作品跳过画廊体系,直接带到二级市场——拍卖行,次惊世之举颠覆了整个艺术市场的规则,也创造了财富制造的神话。

Beautiful Inside My Head Forever


彼时经济大萧条之际,市场一片惨淡,大恐慌下的此次夜拍却完全逆势而动,在强大经销集团“高古轩”策划下,全部作品创造了97%的成交率,总成交额2.7亿美金!是此前单个艺术家作品拍卖纪录的10倍。。。




作品销售的辉煌的使之成为拍卖史上前所未有的事件!不仅预示着艺术购买力的暴增,也意味着新兴资本对当代艺术的狂热追捧。


赫斯特的此次显著违反市场运作规律的拍卖,作为反现实的颠覆式成功。在全球经济深度衰退的当口,传递了艺术市场自成一体的信息。 


但必须清醒,这场传奇般的拍卖无疑是投机泡沫的最高峰。果不其然,随后当代艺术在拍卖市场上持续高涨的行情戛然而止,巅峰过后,必然低谷,艺术的价值还需要时间的检验。



6.2011年12月3–17

纽约佳士得


2011年12月伊丽莎白•泰勒的珠宝、艺术品和时装的拍卖,因众多“第一”而备受瞩目——它是有史以来的首次在线拍卖,包括26件超过100万美金的拍品。



为了让全球藏家都接触到收藏全貌,在拍场外增加了独立的网上拍卖,包括珠宝配饰及艺术收藏,是佳士得首次在现场拍卖之外单独进行网络拍卖。



这一为期两周的拍卖中,佳士得共售得1.568亿美金。晚间的珠宝拍卖斩获1.159亿美金,成为史上最有价的珠宝拍卖会,还诞生了7项新的世界拍卖纪录:包括钻石和红宝石的每克拉世界拍卖纪录,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。



7.2014年11月12日 

纽约佳士得

2014年11月12日,纽约佳士得“战后及当代艺术”晚拍,82项拍品成交75件,总额突破8亿5千万美金,创下史上单场拍卖成交金额的历史最高纪录。



之前单场拍卖的总价最高记录是 7亿4千500万美金,是佳士得当代艺术拍卖5月在同一房间创下的。



其中排名前十的拍品包括:安迪沃霍尔的《猫王三重影》8192万美金;《马龙·白兰度四重影》6960万美金。


Triple Elvis & Four Marlons


Cy Twombly 《无名》6960万美金;

弗朗西斯·培根1960年作《坐像》4496万美金;格哈德•里希特1987年作《画报》3152万美金。



埃德鲁沙1963年作《粉碎》 3040万美金;威廉·德·库宁 1972年《Clamdigger》2928万美金。


弗朗茨·克莱恩1958年作《奥利弗国王》2648万美金;杰夫·昆斯 《气球猴子(橙色)》2592万美金。



明星拍品还有彼得多伊格的《Pine House (Rooms for Rent)》1810万美金等等,几乎囊括了当代艺术的经典之作。



狂热的价格将艺术市场推至前所未有的新高度,也让当代艺术有了更广阔的想象空间。



8.2017年11月15日 

纽约佳士得


2017年11月纽约佳士得“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”中,达·芬奇遗作《救世主》以1亿美金起价,最终神秘买家通过激烈的电话竞标,以4亿美金价格落槌,成为有史以来最昂贵的艺术拍品!


《救世主》约完成于1500年,被认为是达·芬奇仅存的不到20幅真迹之一。同时也是唯一一幅被私人拥有的画作。

Salvator Mundi


在过去500多年里此画辗转流离,并被多次重新绘制。1958年《救世主》在英国拍卖中以45英镑成交。


2005年,美国买家以1万美金价格当成仿品购入。经过6年的清洗和鉴定,最终被确认为真迹。

此画一举打破艺术品拍卖世界纪录,成为最昂贵的艺术品。同时是上一拍卖纪录——1.79亿美金毕加索《阿尔及尔女人》的2倍。

9. 2018年5月14日

纽约佳士得

2018年5月11日,美国已故富豪洛克菲勒夫妇的私人藏品在拍卖中创下22项世界纪录,其中包括总价8.32亿美元的最贵私人收藏艺术品和珍宝纪录



佳士得拍卖行以“佩吉及大卫·洛克菲勒夫妇珍藏”为主题,在经历了10天的线上拍卖,和三天现场拍卖后,1000多件藏品全部成交。



除了拍卖成交总价最高,两天的夜场销售里,每场都诞生了7个艺术家个人最高拍卖纪录,其中包括莫奈、马蒂斯、迪耶戈·里维拉等大名鼎鼎的人物。



第一晚的拍卖总共收获了6.461亿美元,是有史以来单一藏家拍卖的最高成交纪录。也以几乎两倍的金额,打败了2008年伊芙·圣·罗兰收藏在巴黎创下的4.84亿美金拍卖纪录。



这次拍卖活动中成交价最高的单品是毕加索1905年绘制的《拿着花篮的女孩》,以1.15亿美金成交;



莫奈《绽放的睡莲》和马蒂斯的《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》分别以8400万美金和8080万美金,均超过这两位艺术家作品先前拍卖最高纪录。



除了频繁打破的成交纪录,值得玩味的是拍卖展示的艺术市场逐渐变换的品味:那些独特珍贵的艺术作品价值,已经开始超越被市场和博物馆盖棺定论的成系列作品。

10. 2018年10月5日 

伦敦苏富比

今年10月5日伦敦苏富比“当代艺术晚拍”专场上,英国涂鸦艺术家班克斯的画作《女孩与气球》经过激烈竞价,以104.2万英镑成交。


正当场内鼓掌庆祝时,突然警铃骤响,众目睽睽下画作缓缓下滑,被碎纸机切割成碎片,观众一片哗然。


拍卖结束不久,班克斯随即在Ins上分享了画作被切割成碎纸片的照片,同时配文:“加价、继续加价、消失了。”还上传视频,清晰地记录植入碎纸机的全过程。


《女孩与气球》曾在去年荣登“英国人最爱艺术品”。当落槌时画作化为碎片之时,班克斯这次史无前例的“意料之外”,无疑作为“世界艺术史”的一部分,永载史册。



随后经过将近一周的演进,苏富比在2018年10月11日的Ins推文中写道:


《女孩与气球》的中标者,已确认购入这件在拍卖现场“创作"的新作品。班克斯随后也同意“重新认证"(re-authenticate)这幅作品为《爱在垃圾桶》(Love is in the Bin)。


它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件拍卖现场诞生的艺术品



“这场最玩笑也最严肃的“行为艺术”,让一切自以为是、装腔作势得到的只有嘲弄和羞辱,自命不凡的艺术圈,头一次被玩得团团转”


想象力枯竭之时,即为艺术落寞之际

曲高和寡的时代早已过去

与其将艺术视为孤独的“名词”

不如将其视为一个活泼的“动词”

让拍案惊奇的颠覆式艺术风暴

来的更猛烈些吧!

耀匀独家前线专栏

建筑设计硕士,

美国斯坦福艺术史专业,

回国后清华规划院做地产策划。

热爱艺术